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之窗 > 正文
“祖国我想对您说”征文:宜良纵横交错的路网建设
更新时间:2019-05-08 16:45:39来源:云南老干部网阅读:
宜良县退休老领导  官自德
 
    我是一名步入耄耋之年的退休干部,亲历、亲知、亲见过宜良县交通运输事业(下称路网建设)70年的奋斗史、发展变化史。
    宜良自然条件优越,《滇南志略》载:“春城食米,全赖宜良新兴”(为玉溪),佐证了“滇中粮仓”为宜良路网建设的重要物质条件之一。
    宜良地理位置重要,上接省会,下通“两广”,为省会门户,滇东南要津,古有“省会锁钥,澄曲咽喉”之说。距昆明53公里,1小时车程。
    先人们看中了宜良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的重要,自古以来就重视宜良的路网建设。只是由于封建社会制度和“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到1949年12月8日宜良全境解放时,老祖宗留给宜良人的路网只有省属二条驿道、一条米轨铁路和高低坑凹的二条国道、省道公路及建在南盘江上的两座公路桥;老祖宗留给宜良的还有“两极分化”的穷富差别,缺乏安全感的船楫渡江、人背马驮牛车拉的传统运输方式。
    建国七十年来,宜良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充分发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先变思想再变路网,举全县之力,艰苦奋斗七十年,宜良路网建设,成就辉煌,纵横交错,密如蛛网,质量上档,百姓鼓掌。同解放初期相比,相似天壤之别,换了人间。笔者认为有三个亮点特别值得点赞。
    铁路、公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已形成交通网络。宜良国土面积一千八百多平方公里(不含汤池,下同),如今宜良县境内有桂昆高铁、南昆准轨自动化铁路、昆河铁路,三条铁路由西向东,由北向南,从县内大部份地域穿过,过县境长达130.67公里。三条国道干线过县境103公里。三条省干道过县境93公里。13条县干道全长287公里,乡道126条全长762.3公里。通往矿山、企业的专用公路18公里。各类公路共计145条,县境里程1263.6公里(不含村道336.4公里),其中二级公路以上248.6公里,占公路总里程的19.67%。柏油路、水泥路面为501.3公里,占公路总里程的39.6公里,其余为小块石路面。各类公路行道树,如今基本做到有路就有树,有树便成荫,许多公路山花绽放,自然美景令人陶醉。自古只有省属驿道的靖安哨山寨,21世纪有关部门为该村修了一条别具特色的“68拐”盘山公路,从宜良西面小坡脚村通达该村,在长达只有6.8公里的盘山公路上竟建设了“68道”路拐,平均每百米建有一个路拐。全路全用“小块石”铺设路面,全条路两旁种有波斯菊和多种自然生长的山花。全路分段建有三个亭子和小型停车场,供游客小憩,观赏乡村自然美景。盘山路自建迄今,笔者乐见当地政府和市、县体育部门,已多次成功地组织了省内外山地自行车赛和登山赛。迄今已成为县内外自驾车游或徒步登山游的热线之一。笔者更乐见一条特色山村公路的通达竟促进了一个穷山村的经济快速发展,迄今靖安哨山村“小洋房”多了,轿车多了,高档家俱、炊具多了,用自家住房经营“农家乐”的人家也多了。村里用上了自来水,水冲公厕、水泥路修通农家门前。靖安哨山村同宜良坝区一样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宜良人民“若要富,先修路,修好路”先进理念的生动体现。迄今为止,全县铁路+公路境内长达1400.6公里,交通密度平均每平方公里为77.2公里,每万人拥有公路、铁路35.9公里。业内人说这个密度在全省属领先的。
    天堑变通途,取代了大部份靠船楫渡南盘江的传统,不仅方便了沿江人民渡江生产生活,而且让人民群众渡江有了安全感。建国初期,流经宜良县境的珠江水系南盘江,一方面用她甘甜的浮汁养育着沿江两岸儿女,另一方面在流经宜良县境长达113公里的南盘江上,只建有两座公路桥,这显然不适应行人和运送物资过江的需要。人们为了节省绕道过桥跨江的时间,便在小渡口、狗街火车站、陈家渡等20余处设置船楫渡口,运送行人和物资过江。那时的船楫全是中型木船,安全系数小,渡船事故频发。早于1773年,大河口与新街间的渡江木船,因南盘江洪水猛涨,行船沉没江中,造成30多人遇难。建国后,仅有记载的翻船事故多达8起,遇难人数28人。尤为突出的是狗街镇化鱼村渡口事故。1978年5月2日,57名男女社员乘船到江对岸插秧、收割小麦,渡船超载沉入江中,造成10人遇难,44人受伤的重大安全事故。血的教训让人醒悟。该村有干部曾梦见遇难者向他呼喊“快建过江桥,让老百姓有安全感!”在国家的支持下,承蒙邻近村寨的鼎力相助,多方筹资36万元,于1987年建起跨江公路桥,有人叫她“追梦桥”,替代了渡船,让化鱼村的百姓由此过江生产、赶集、走亲访友有了安全感、幸福感。化渔村人民迎难而上,节衣缩食,多方筹资建过江桥,是宜良人民在“两江”(南盘江、巴江)“四河”(贾龙河、摆衣河、麦田河、马蹄河)上建公路桥、人行桥的缩影。如今,全县已在“两江”、“四河”共建起公路桥、人行桥113座。南盘江上新建的大型现代公路桥,除了国家三条铁路、6条国道、省道过境宜良建的大型现代铁路桥、公路桥外,宜良人民自力更生在南盘江建的大型现代公路桥已达13座,这些过江大型公路桥,同建国前南盘江上仅有的两座公路桥的质量等级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竹山公社党委书记徐光成同志,心系沿江人民过渡南盘江的困难,主动到华宁县华山公社、宜良县禄丰村国营林场、开远铁路分局等单位多次协调,得到多家支持,于1987年1月25日大桥建成。勾通了宜良县与华宁县、澄江县的交通,结束了两岸鸡犬之声相闻可见面还需绕道半天的历史,为竹山人民乘火车、上至昆明下至河口提供了便利,成为宜良县、华宁县出县的要路要桥。建造该桥创造的“工农互助,友邻携手,合力建桥,各方受益”的新经验,为宜良建桥史谱写了新篇章。
    以车代步的梦想变为现实,出行不仅方便,而且出行时间成倍节省,提高了工作或生产效率,发展了经济,促进了社会进步。宜良虽说历史上交通便利,运输事业历史悠久,但解放初期,老祖宗留给宜良人的只有一条行驶又慢又灰又颠簸的米轨小火车,只有二辆烧木炭的货运车,历史的脚步到了1960年全县才有第一辆美式吉普车,还是曲靖地区分给县委会的。解放初期宜良虽说有两条过境的公路,但没有汽车客运站。直到1956年4月才成立第一个汽车站,客车少,旅客多,每天只开一趟,自然是一票难求,无奈只有提前预订车票。当年宜良属曲靖专区,订不到票的到曲靖开会办事的旅客唯一只有头天坐小火车到昆明住一晚,第二天一早排队购火车票下午才能到达曲靖。这种“坐车难”、“出行难”的苦头直到改革开放才得以改变。党的十九大召开前的2018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已拥有近7万辆各种车辆,其中私家轿车、微型车6万余辆,汽车拥有量同建国初期的3辆相比,其增长幅度有求数学家们给出答案。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全县115个行政村和社区开通了133条班车线路,全县所有乡镇通柏油路,所有村委会、所有百户以上的自然村通公路、通班车、通快递的“三通”梦想成真。如今人们上昆明的交通工具,由“小火车”或“班车”的“唯一”变成了“之一”,现在可供选择的出行交通有高铁、电气化准轨火车、豪华高快班车、预约车、出租车、私家车,还有老年代步车等等。小轿车进山村,水泥路修到家门口,改革开放以来早就不是人们交谈的新鲜事。现在不少山里人家有了私家车后,想到坝区泡泡温泉、想到外地吃餐特色菜、想到县内外看斗牛、摔跤或看其他体育赛事、文艺演出等,因为有了自家车,多时想走就走已成为常态。如今宜良人上昆明多是早出晚归。不少山里人进宜良城,相似建国初期赶“门前街”那样方便。由于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多年来宜良的农副产品极少出现产品过剩,每年几亿多支的苗木、花卉,上万吨的农副产品,都能及时运出县境或在县内市场出售,全县十多个乡街子变成了上档次的农贸市场,农民们高兴地说:“我们的农产品种得好也卖得好。”繁荣了市场,丰富了菜篮子、米袋子、钱袋子。去年我有幸到耿家营乡一个山村做客,宽敞、平坦的公路上看不见行人,我费解问主人:“你们村的人到哪里去了,路上找个人问路都困难啦。”“以车代步了嘛!”他的回答让我惊叹:“班车开到山旯旮,轿车购进农民家,车辆全运地庄稼,人背马驮很少啦!”这就是山村的变化。他的回答让我找到了“有路无人走”的答案。是的,全县几千匹驮马、几千张马车、牛车先后被淘汰,以车代步的梦想在宜良提前实现了!
    雨露来自海洋,温暖来自阳光,成就来自奋斗,幸福来自共产党的坚强领导。
    建国七十周年之际,当人们行走在平坦、宽敞的金光大道上,当人们驾驶各类豪车穿梭往来急驰时,笔者提醒人们不能忘记“前人修路后人走”的艰苦岁月,更不能忘记由于多种原因至今仍有少数山村仍走着崎岖山路和“羊肠小道”、仍靠船楫和吊桥跨河渡江,这种发展不平衡的鲜明对比,构成了当政领导者的责任感,愿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宜良路网建设的美好明天继续奋斗。
 
注:1.参考资料《宜良县交通志》
2.数据为宜良县交通局提供
 

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49号 邮编:65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