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风采 > 正文
杨艳秋:爱于心 践于行 传承美德的坚守
更新时间:2019-06-04 18:08:28来源:云南老干部网阅读:

    杨艳秋,省公安厅的一名退休干部,1946年出生在孔子故里曲阜附近,受民风和家风的影响,孝亲敬老、相夫教子等传统美德从小就根植于心,25年如一日不离不弃,精心照顾患病卧床的老伴,用心经营家庭生活,以身作则,以积极阳光的心态,乐观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从未给组织、单位添过麻烦,2018年被省公安厅政治部表彰为“孝亲敬老最美家庭”,2019年被省妇联、省文明办命名为云南省“最美家庭”,同时被全国妇联命名为全国“最美家庭”。杨艳秋一家8口人,老伴杨守岭是武警边防学校退休干部,两个儿子及儿媳分别在金融、烟草行业工作,孙子和孙女分别上大学和高中。25年,她坚强乐观、勇敢地直面生活,把患病卧床的老伴照顾得妥妥帖帖;25年,她写下了19本护理日记,让自己成了一位护理专家。冰心说:“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会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对于杨艳秋的家庭来说,她代表着家里全部的爱和温暖。她像一颗大树,用无私的爱,庇护着她的家庭、爱人和孩子们。

像蒲苇一样坚韧
 
    1994年的一天,年仅50岁的老伴杨守岭突发脑梗塞倒地,住进医院。后来病情一步步恶化,几年时间后,又从轮椅瘫倒在了床上,失去语言功能、自己不能进食……成了植物人。杨艳秋一家人仿佛挨了一记重锤,她也急白了头发。突生变故,杨艳秋只能把照顾病人和照顾家庭的重任扛了起来。她说:“你必须无条件地去做,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我也从没有什么怨言。”在与时间的拼斗中,她渐渐凝聚了一股力量,撑起了整个家庭。
    凌晨5点多,旁边单人床上的老伴连续咳了三声,杨艳秋从陪护凳上爬了起来。听到老伴喉咙里有痰声,她三步并成两步来到房间角落里的三层置物柜前,拿出大小不一的几块毛巾、尿片,先抽痰,再喂药、再翻身,简单护理下来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这便是老伴生病25年,瘫痪在床16年来,她再平凡不过的一天的开始。
    不了解情况的人,大概不相信杨艳秋今年已经73岁。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充满活力、热情,说话时语音轻快,笑容慈祥。你更不会想到,这样一位老人,虽然已经退休,每天的工作却比上班还要繁重。儿女们都在外工作,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伴,她睡了16年的陪护凳,晚上12点前从没睡过觉,夜里总要起来三四次;为了满足丈夫身体所需的营养成份,她研究了很多食谱,并且根据其身体状况及时调整食物的寒热、营养,每一餐都精心搭配、烹煮、打磨,用注射器慢慢给老伴注进食管。这个操作过程即使顺利她也得站立一个多小时。她一周要给老伴理一次发,清理一次耳朵;两天洗一次头;每天剃一次胡须,清洁一次鼻孔,按需要清洗口腔数次,翻身数次等等。照顾瘫痪病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吃喝拉撒到翻身、换衣服、清洁身体……事情很多,每一件都不简单。每天用过的毛巾、尿片和衣服、被褥,她一定要先用手搓洗一遍才放进洗衣机清洗、消毒。她手指关节也因为长期搓洗衣物而变形,一捏就痛。站着的时间也远远超出双腿的负荷,左腿的静脉曲张已经严重到需要手术治疗。医生、家人劝说她尽快手术,她却只当耳旁风。这么多年来,杨守岭不仅从没有长过一个褥疮,而且还被照顾得白白胖胖的,他躺卧的那间不大的卧室里,一切井井有条,没有一丝异味,雪白的床单被套总是整洁如新。“我一直希望有奇迹发生,所以我为之努力。”杨艳秋对杨守岭护理的细致和用心程度,足以证明她内心的这份期盼从未断过。
    一开始,杨艳秋也没有经验,她就向医生请教,一有空就自己看书、查资料。 25年来,杨艳秋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很多时候都是杨守岭睡着了,她却也毫无睡意。她静静地上网、看书、思考,研究食谱,学习营养配餐,每天根据老伴的大小便数量和状态,仔细给老伴挑选餐食原材料,多的时候种类达十几种。她一边实践一边摸索,慢慢地总结出了一套实用的经验。“老伴在云大医院住院的时候,护士班的实习生也常来旁观学习我怎么照顾瘫痪病人。”她说,把老伴照顾好了,就是自己目前的首要任务,“儿女回来时,看到爸爸妈妈都还在这里,这个家才圆满。”每当看到孙辈们围在病床前说着:“爷爷,我们来看你了。”杨艳秋就觉得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

19本看护日记
 
    杨艳秋在多年的看护过程中,为了及时记录丈夫每一天的饮食情况和身体变化,写下了厚厚的18本日记。这些日记里详细地记录着老伴每日早中晚的饮食情况、身体变化,以及自己的一些感悟。到现在,日记本已经写到了第19本,每一本都厚重且沉甸。
    每天晚上10点多钟,她就定时坐在桌前,用几分钟时间匆匆记下一天的内容,就如同写工作日志。2018年1月13日,她记录了丈夫早餐和午餐的食物及身体状况:“早餐:鸡汤、西红柿小米和麦面馒头,鸡汤、构杞、小芝麻饼、葱花、少许盐,从胃管里打进去,有500毫升。包括吃药进水有240毫升,之后没有做更多的护理,只清理口腔就翻身向左侧睡觉了……”2018年11月1日“……昨晚又有好长时间的咳嗽,主要是有一口痰很难咳出,所以又给他抽了痰,又用水慢慢地从嘴里往下冲,时间已到了凌晨两点半,他总算睡着了……”她像个专业的临床医生一样,把丈夫作为唯一的病人来研究照料,详细记录,成了最了解他身体状态的人。“我们随时都在交流,他咳嗽两声,可能是小便了;转转眼睛,可能是想翻身;皱眉,就是头皮痒,该洗头了。”
    有时候,杨艳秋也在日记本上写下自己的一些感悟。在一篇日记中她这样写道:“人的一生,工作的烦恼、生活的艰辛、疾病的析磨,要有多少不如意。有些东西可以经过努力克服,有些东西无法克服,像疾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须面对,想办法解决。”

积极乐观,言传身教
 
    25年来,杨艳秋不离不弃,不忧不怨。相反,她说:“我照料好老伴,尽量延长他的生命,这本来只是一个妻子的责任。况且‘实惠’可多了,第一,让这个家圆满,儿孙有个家;第二,免除儿女的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工作。”她不仅免除了儿女的后顾之忧,这么多年来,杨艳秋也从来没有给组织添过麻烦,也没有给丈夫的单位添过什么麻烦。
    1996年,医院曾说病人只能再活三年。可20余年过去了,在杨艳秋的悉心照料下,杨守岭还活着,病情稳定,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杨艳秋担心丈夫长期卧床不接收外界刺激,小脑会慢慢退化,于是她不仅每天定时给他放电视听声音,还常常把自己听到的新闻和趣事讲给他听。“听到这些,他的眼睛能稍微动一下,这就表示他听到了。”
    自从杨守岭卧床以来,杨艳秋三天两头在自己身上“做试验”。目的只有一个——让老伴舒适。“翻身前要用干毛巾擦拭身体,换上干净的T恤。翻身时动作要轻柔,先把老伴的胳膊拉出来,双手托住肩部轻轻地往上移,然后托起臀部慢慢移动然后翻身……”杨艳秋一边比划一边说:“这些动作我都试过,反正我觉得舒服了,就照着同样的动作和姿势护理老伴。”她每天帮老伴揉捏麻木的四肢,拍打背部,揉搓僵硬的双手,摸索出一套按摩手法。两三年前,杨艳秋因为自己腿疼用针灸治疗效果不错,便上了心。她买来了穴位图、银针等针灸所需的用具,学着医生的施针步骤和方法开始在自己身上找穴位、做试验,等穴位熟悉、手法熟练后,开始给老伴扎针。
    杨艳秋说,这些年她也着急过、不知所措过。但遇到困难时,她总会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婆婆,就会得到一种力量。“她们都是普通的妇女,但是怎样去孝亲、爱人,她们给我作出了最好的榜样,我在学她们。”她一直记得年迈的婆婆和母亲是怎样不厌其烦地用一辈子照顾一家人,尊重伴侣,疼爱儿女,和睦友邻。有了她和上一辈人的言传身教,如今子女们既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实现着自身的价值,又传承着优秀的家风美德,一家和睦,在平凡中付出最大的真诚,在细节中倾注最深的关爱。
    (云南省公安厅离退办) 
 
 

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49号 邮编:65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