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风采 > 正文
与徐霞客研究一生相伴
更新时间:2018-10-12 08:33:26来源:云南日报阅读:
云南大学教授朱惠荣40余年潜心治学——
 
与徐霞客研究一生相伴
 
宋永平
 
  云南大学历史系教授朱惠荣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7月4日逝世,享年83岁。朱惠荣先生离我们而去了,走得那样从容、那样干净,甚至遗体都捐献给了医学事业!
 
  朱惠荣先生是一位在国内外学术界有影响的历史学家。从上世纪50年代末至今,他一直在云南大学教学和科研一线辛勤耕耘,先后开设过“中国古代史”“历史地理概论”“历史文选”“中国农民战争史”“历史地理要籍”“古籍整理方法”等十几门课程,深受学生欢迎。在长达60年的教学生涯中,曾荣获云南大学首届教学优秀奖,国家教育部全国优秀教师称号,伍达观教育基金优秀教师杰出奖。先生研究成果丰硕,二十世纪70年代中后期,他便开始了徐霞客学术研究。40多年来,课堂教学与古籍整理相辅相成,教书育人与科学研究相得益彰,先后独立、主持或参与完成了一批古代典籍整理与研究的重点项目,在历史学科领域特别是徐霞客学术研究,树起了丰碑。
 
  徐霞客是我国明代伟大的旅行家、地理学家,他从22岁到54岁,“驰骛数万里,踯躅三十年”,游遍全国名山大川、海隅边陲。向北到过北京附近的盘山、山西北部的五台山和恒山,东渡海到浙江落迦山,西及腾冲边境,向南到过福建,更远至广东的罗浮山,游历了相当于现今19个省区市,行程10万余里,在十分艰险的条件下,一面旅行考察,一面“排日为记”,逐日写下游记。经后人抄录整理,刊印出版为《徐霞客游记》。《徐霞客游记》(以下简称《游记》)内容涉及地理、经济、政治、民族、民俗、宗教、边防等,是研究明代中国社会历史文化的重要文献。《游记》还是我国古代规模最大的游记文学名著,以其长篇日记体裁和清新生动的文字,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游记》手稿在徐霞客生前即被视为“奇书”,为当时的人争相借阅传抄。清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九月,徐霞客逝世后135年,经族人徐镇认真整理后第一次雕版付印。清编修《四库全书》纳入史部地理类,并评价说:“此书于山川脉络,剖析详明,尤为有资考证,是亦山经之别乘,舆记之外篇矣”,“既锐于搜寻,尤工于摹写,游记之果多,遂莫过于斯篇”。此后到民国年间《游记》先后有9种雕版、石印、铅印全本,6种旧式标点全本,数种选注本流行。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没有出版过该书,到20世纪70年代,已很难看到《徐霞客游记》流传。1976年10月,云南人民出版社特别约请朱惠荣对《徐霞客游记》进行整理,并由资深编审李惠铨任责任编辑。从此先生开始了长达40余年的《游记》整理和学术研究。
 
  朱惠荣一直认为,整理古籍、从事学术研究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古为今用,为社会现实服务。在新时期,整理出版《徐霞客游记》目的就是为更多的人阅读、研究、利用提供方便。由于徐霞客生前未及将自己的游记编定,书稿中的问题比比皆是,或整段时间的缺佚,或行文中个别字句缺漏,有的地名用字前后不一致、有些字句存在笔误等等。而且,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又有散佚和变化。根据这些实际,朱惠荣先生确定了整理的基本思路,即作为一部杰出的著作,应尽最大努力保持原书的真实面貌;作为一部未及编定的书稿,应加以科学整理,使其规范化,方便读者使用。具体说,就是充分利用前人整理和研究成果,把这次整理方式明确为校注。先规范全书结构、篇目,又科学划分卷册,最后进行标点和注释并补充完善附录。
 
  为方便广大读者,朱惠荣先生制定了工作“凡例”:一是在传统的古籍整理方式——标点断句、校正错讹、补充缺漏的基础上,进行全文注释;二是注文采用学术性简注,避免繁文缛节详加考证,即在内容准确,信息量不减的前提下,开门见山直陈结论,尽量控制注文字数,力求文字简洁朴实;三是注释的重点放在相关历史背景、典章制度、历史地理、地名演变等一般读者难以把握的方面;四是采用简体横排,并编制了十三幅徐霞客旅游路线图。在《徐霞客游记》整理过程中,朱惠荣始终秉承用“科学”和“实践”的态度,从版本收集、选择到断句标点、校正错讹、补充缺漏,从注文撰写到附录资料收集、徐霞客旅游路线图编制,每一步骤每一环节都认真严谨,一丝不苟。先生首先对《游记》各种版本进行比较研究,在当时能找到的版本中择善而从,选取乾隆初刻本作为主要底本。1980年,李惠铨先生从北京图书馆带回抄本《徐霞客西游记》的缩微胶片。此时,校注工作已完成四分之三,为确保质量,又用此种缩微胶片版本重作校补。缩微胶片须在云大图书馆借助显微阅读机才能工作,且阅读时间稍长,往往引起头昏目眩、恶心呕吐,甚至眼底出血,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但朱惠荣先生克服这种种困难,完成了利用抄本《徐霞客西游记》进行校补的工作,使《徐霞客游记》更接近原书的面貌。
 
  是否重视野外考察是区别中国旧式传统的沿革地理与现代历史地理学的标志。朱惠荣先生的徐霞客学术研究十分重视理论联系实际,把版本、校勘、辑佚、训诂等朴学传统与现代田野调查方法结合起来,既注重文献资料考证鉴别,又强调相关地理、文物、民族、宗教甚至某些自然现象的实际考察,力求做到文献记载与地理实际、文物资料三对口。为印证《徐霞客游记》的记载,他走出书斋,竭尽所能,深入当年徐霞客旅行过的许多地方进行实地考察。就昆明附近而言,从晋宁、昆阳、安宁到嵩明、富民、武定,从海口、白鱼口、高峣到石咀、夏家窑,从华亭寺、曹溪寺到棋盘寺、海源寺、妙高寺,凡徐霞客到过的每一处地方,都徒步进行过考察,不少地方还踏勘过若干遍。可以说,朱惠荣先生整理《徐霞客游记》的9年,不仅是甘于清贫、乐于坐冷板凳的9年,更是循霞客步履,实地考察祖国壮美河山的9年。正是通过传统朴学各种考据方法,进行辨章学术、考镜源流,选择版本、核其异同,论定是非、正其讹误,使《徐霞客游记校注》做到 “无一字无出处”;正是通过亲历其地的田野考察,才使《徐霞客游记》的整理跳出了从书本到书本、就文献考文献的古籍整理模式,在内容准确、体例完善等诸多方面,发前人所未发,取得了超越前人的巨大成就。尤为值得称道的是《徐霞客游记校注》的注释部分,该书注释达2000多条,10万余字,内容涉及典章制度、人物事件、生产生活、家用器物、宗教民俗、动物植物、天文气象等方方面面。注释言简意赅,要而不繁,避免繁琐考据。疑难生僻字词,还用通俗易懂的文字解释文意,注明读音。作为地理学巨著,《徐霞客游记》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地理方面,因而朱惠荣先生注释的重点亦在于此。既考释地名含义、探溯变化源流,又比对正史地理志及方志等文献记载,并辅以实地考察资料,对照古今、说明现今状况,极大地方便了读者,显示出很高的学术水平。
 
  1985年《徐霞客游记校注》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成为《徐霞客游记》问世以来的第一部完整注释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云南日报》及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新华文摘》等数十种报刊及学术著作作了评介或报道,谭其骧、侯仁之、吴传钧、史念海、陈桥驿、张舜徽、黄盛璋等著名学者,对该书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被介绍到日本、英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1994年该书重印,时任云南省委书记普朝柱热情作序,并把该书发给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县以上领导人手一册,省新闻出版局为该书举行了重印座谈会。1996年,该书荣获云南省高校古籍整理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同年又获云南省第五届优秀图书一等奖第一名。1999年云南省五十周年成就展中,该书又成为云南省出版系统展示的28种代表性重要成果之一。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朱惠荣先生又用四库全书文渊阁本对《校注》进行再次审校和增补修订,增补了当时新发现的徐霞客遗诗遗文、相关传记、友人互答诗文等珍贵附录资料,篇幅由初版的97万多字增至103万多字,1999年4月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增订本。成为迄今为止收录徐霞客诗文数量最多,选录徐霞客研究资料最丰富的本子。
 
  朱惠荣先生的徐霞客学术研究,并未就此止步。在他主持下,云南史学界李兴和、文明元等共同参与,将篇幅宏博的《游记》译成现代汉语,并定名为《徐霞客游记全译》。《全译》在体例上采用原文与译文对照,保留校注本的注释,并在每篇之首配置了简明扼要的“题解”,说明该篇内容主旨,极大地方便了普通读者阅读使用。1997年作为国家“八五出版规划”重点项目“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的一种,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后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大奖。2002年,台湾古籍出版公司出版了朱本《徐霞客游记》。2003年, 朱惠荣先生的著作《徐霞客与〈徐霞客游记〉》,由中华书局出版。该书全面介绍了有关徐霞客研究的历史和现状,徐霞客生平事迹、游历路线,《徐霞客游记》的主要内容,并收录了许多重要研究资料,是一部学术味道浓厚而又通俗易懂的徐霞客研究著作。

编辑:陈亮

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49号 邮编:650032